是谭不醒

是梦醒不来。

我嗅到都市繁华的酒气里,
名为挣扎与奋斗的硝烟味。
我看到迷乱霓虹的华服中,
名为怯懦与沉沦的血疮疤。

空旷轻轨上乞讨的夫妻,
在断续到渐止的萧声中,
握紧了彼此的手,
缓步离去。

江边坐着的落魄者,
也会满怀希望地随着孩子的喧闹看向天空
大家都要生活,
大家都难活。
大家都在等待,
并心怀希望。

魔法少女基佬粉。

不记得从哪儿看到的↓
我总说傍晚五点半的地铁挤得像沙丁鱼罐头,
后来沙丁鱼写信告诉我,
其实罐头没我想的那么挤。

就是,
我看着世界在眼前坍塌,
并非山崩地裂,
而是烟吹浮华。
压弯了脊背的佛像被风吹走,
割破了手掌的利剑被线缠断。
我所以为的,
都只是我所以为。

想画绿谷,
画的不像2333

恭喜我,
在今天死去,
又在今天重生,
飞向了黄石的朝日,
又飞入了西西伯利亚的雪埃,
坠入了马里亚纳的万丈深渊,
又漂浮在南极永夜的星群,
于是,
我死了。

被自己产出的垃圾围攻的非主流老大爷。

诈尸摸鱼,
考研太难了……
GRE太难了……

比起在社交平台大吐苦水令人反感,
我更愿意和朋友们无事般嬉闹,
一切结束之后再默默地自我反刍,
不予他人以责难才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成年人应有的最主要素质之一。
当然坚持不下去的话,
哭着求助也是被允许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