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谭不醒

是梦醒不来。

我嗅到都市繁华的酒气里,
名为挣扎与奋斗的硝烟味。
我看到迷乱霓虹的华服中,
名为怯懦与沉沦的血疮疤。

空旷轻轨上乞讨的夫妻,
在断续到渐止的萧声中,
握紧了彼此的手,
缓步离去。

江边坐着的落魄者,
也会满怀希望地随着孩子的喧闹看向天空
大家都要生活,
大家都难活。
大家都在等待,
并心怀希望。

评论

热度(13)